頭圖
jsbc icon
當前位置: 首頁(yè) > 廉潔文化

黨風(fēng)廉政建設信息與動(dòng)態(tài)(2024年第1期)

2024年02月06日 09:56

  編者按:紀律嚴明是我們黨的優(yōu)良傳統和政治優(yōu)勢, 是黨的自我革命的鮮亮底色。 2023 年 12 月, 中共中央印發(fā)了新修訂的《中國共產(chǎn)黨紀律處分條例》( 以下簡(jiǎn)稱(chēng)《條例》 ) 。 學(xué)習貫徹《條例》 , 是各級黨組織和全體黨員的重要政治任務(wù)。 為幫助大家更好地領(lǐng)會(huì )《條例》 , 本期我們匯編了相關(guān)權威解讀, 供參考。

 深刻認識修訂《條例》 的重要意義

  《條例》 是管黨治黨的重要基礎性法規。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 黨中央 3 次修訂《條例》 , 始終堅持嚴的基調, 不斷完善紀律規矩, 釋放了從嚴治黨越來(lái)越嚴、 越往后執紀越嚴的強烈信號, 充分彰顯了我們黨推進(jìn)自我革命的堅定決心和堅強意志

  ——這是促進(jìn)全黨深刻領(lǐng)悟“兩個(gè)確立” 決定性意義、 堅決做到“兩個(gè)維護” 的必然要求。 《條例》 堅決落實(shí)黨的二十大關(guān)于堅持加強黨的全面領(lǐng)導和黨中央集中統一領(lǐng)導的各項部署要求, 突出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 有利于推動(dòng)全黨更加深刻領(lǐng)悟“兩個(gè)確立” 的決定性

  意義、 更加堅決做到“兩個(gè)維護” , 在新征程上統一思想、 統一意志、統一行動(dòng)。

  ——這是貫徹落實(shí)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的具體行動(dòng)。 《條例》 將習近平總書(shū)記關(guān)于全面加強黨的紀律建設重要論述轉化為紀律要求, 用貫穿黨的創(chuàng )新理論的立場(chǎng)觀(guān)點(diǎn)方法引領(lǐng)紀律建設工作, 有利于為新征程上一刻不停推進(jìn)全面從嚴治黨提供堅強紀律保障。

  ——這是堅持問(wèn)題導向, 用嚴明的紀律管全黨治全黨的現實(shí)需要?!稐l例》 堅持靶向施治, 聚焦執紀監督中的重點(diǎn)難點(diǎn)問(wèn)題, 充實(shí)違紀情形, 細化處分規定, 有利于讓鐵紀“長(cháng)牙” 、 發(fā)威, 讓黨員干部重視、 警醒、 知止, 使鐵的紀律真正轉化為黨員干部的日常習慣和自覺(jué)遵循。

  ——這是總結從嚴管黨治黨經(jīng)驗、 實(shí)現制度與時(shí)俱進(jìn)的實(shí)踐要求?!稐l例》 在總結實(shí)踐經(jīng)驗基礎上, 與時(shí)俱進(jìn)完善紀律規范, 有利于充分發(fā)揮紀律建設標本兼治的利器作用, 推動(dòng)全面從嚴治黨向縱深發(fā)展。

  黨的紀律是黨的各級組織和全體黨員必須遵守的行為規則, 是維護黨的團結統一、 完成黨的任務(wù)的保證。 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 要全面加強黨的紀律建設, 黨規制定、 黨紀教育、 執紀監督全過(guò)程都要貫徹嚴的要求。 總臺的全體黨員、 干部要深入領(lǐng)會(huì )加強紀律建設是全面從嚴治黨的治本之策, 注重從思想上固本培元, 弘揚黨的光榮傳統和優(yōu)良作風(fēng), 把增強黨性、 嚴守紀律、 砥礪作風(fēng)融入日常、 化為習慣。

  在學(xué)習《條例》 過(guò)程中, 要深刻領(lǐng)悟習近平總書(shū)記關(guān)于推進(jìn)黨的自我革命、 健全全面從嚴治黨體系、 全面加強黨的紀律建設重要論述,心懷國之大者, 切實(shí)把自己擺進(jìn)去、 把工作擺進(jìn)去、 把職責擺進(jìn)去, 深入領(lǐng)會(huì )重要意義、 認真學(xué)習有關(guān)內容, 強化自我約束, 提高免疫能力, 凝聚干事創(chuàng )業(yè)的精氣神, 在新時(shí)代新征程上作出新貢獻。

 《條例》 總則部分的修訂重點(diǎn)

  總則是黨內法規的基礎部分, 具有統領(lǐng)性。 準確把握《條例》 總則修訂的重點(diǎn), 有利于帶動(dòng)分則各項紀律的學(xué)習理解。

  新修訂的《條例》 總則部分堅持以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為指導, 全面貫徹黨的二十大精神, 以黨章為根本遵循, 堅持嚴的基調, 強化系統觀(guān)念, 集中體現了新時(shí)代新征程全面加強黨的紀律建設新任務(wù)新要求。

  一是豐富了指導思想和總體要求。 第二條指導思想中增寫(xiě)“弘揚偉大建黨精神” 、 “堅持自我革命” 、 “推動(dòng)解決大黨獨有難題、 健全全面從嚴治黨體系” 、 “為以中國式現代化全面推進(jìn)強國建設、 民族復興偉業(yè)提供堅強紀律保障” 等內容, 第三條總體要求中增寫(xiě)“堅守初心使命” 、 “切實(shí)踐行正確的權力觀(guān)、 政績(jì)觀(guān)、 事業(yè)觀(guān)” 等內容,明確紀律建設的功能定位和宗旨目標。

  二是堅持從嚴要求。 第二條指導思想中增寫(xiě)“貫徹全面從嚴治黨戰略方針” , 第四條工作原則中對“把嚴的基調、 嚴的措施、 嚴的氛圍長(cháng)期堅持下去” 作出總體規定, 又在違紀與紀律處分等總則各章中進(jìn)行具體細化。 比如, 第十條在規定警告、 嚴重警告影響期內不得提拔職務(wù)的基礎上, 增寫(xiě)不得“進(jìn)一步使用” , 第十一條增寫(xiě)“對于在立案審查中因涉嫌違犯黨紀被免職的黨員, 審查后依照本條例規定應當給予撤銷(xiāo)黨內職務(wù)處分的, 應當按照其原任職務(wù)給予撤銷(xiāo)黨內職務(wù)處分” , 使錯責相當、 過(guò)罰一致, 違紀黨員受到應有的嚴肅處理。 再比如, 第十四條增寫(xiě)黨紀處分和組織處理可以合并使用方面的規定,推動(dòng)形成懲戒合力。

  三是完善紀法銜接條款。 進(jìn)一步完善對違法犯罪黨員的紀律處分規范, 主要體現在第三十條的三款規定中。 第一款細化規定黨組織在紀律審查中發(fā)現黨員“有其他破壞社會(huì )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秩序、 違反治安管理等違法行為” , 損害黨、 國家和人民利益的, 應當視具體情節給予處分。 第二款具體列舉了對違反國家財經(jīng)紀律, 應當受到黨紀處分的違法行為類(lèi)型。 增加第三款規定, 重申和強調“黨員有嫖娼或者吸食、 注射毒品等喪失黨員條件, 嚴重敗壞黨的形象行為的, 應當給予開(kāi)除黨籍處分” 。

  四是促進(jìn)執紀執法貫通。 第二十八條明確規定做到“黨紀政務(wù)等處分相匹配” , 第十一條、 第三十五條細化規定對黨員撤銷(xiāo)黨內職務(wù)的, 應當建議黨外組織撤銷(xiāo)其黨外職務(wù), 以及黨員依法受到撤職以上處分的, 同時(shí)給予撤銷(xiāo)黨內職務(wù)以上處分。 與《公職人員政務(wù)處分法》相銜接, 第十七條第五項從輕或者減輕處分的情形中增寫(xiě)“主動(dòng)退賠違紀所得” ; 與《行政機關(guān)公務(wù)員處分條例》 《事業(yè)單位工作人員處分規定》 相貫通, 第二十一條增加規定黨員在黨紀處分影響期內又受到黨紀處分的影響期計算規則; 參考刑事法律規則, 將第二十六條經(jīng)濟方面共同違紀的處分, 修改為“按照個(gè)人參與數額及其所起作用,分別給予處分” , 第四十二條進(jìn)一步完善經(jīng)濟損失計算標準, 第四十三條規定對主動(dòng)上交的經(jīng)濟損失賠償可以接收處理, 促進(jìn)適用紀律和適用法律雙向融合。

  五是深化運用“四種形態(tài)” 、 落實(shí)“三個(gè)區分開(kāi)來(lái)” 。 在第五條中充實(shí)第一種形態(tài)處理方式, 增寫(xiě)“談話(huà)提醒、 批評教育、 責令檢查、誡勉” , 強化日常管理監督, 推動(dòng)抓早抓小。 完善紀律處分運用規則, 區分一般違紀、 輕微違紀、 不追究黨紀責任等不同情形給予相應處理,第十九條中增寫(xiě)對“黨員有作風(fēng)紀律方面的苗頭性、 傾向性問(wèn)題或者違犯黨紀情節輕微的” 給予第一種形態(tài)處理, 以及對沒(méi)有故意或過(guò)失的行為不追究黨紀責任的具體情形。

 《條例》 分則部分的修訂重點(diǎn)

  政治紀律部分: 進(jìn)一步嚴明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

  習近平總書(shū)記反復強調, 政治紀律是最重要、 最根本、 最關(guān)鍵的紀律, 要把嚴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放在首位。 此次修訂《條例》 ,把堅決維護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lǐng)導作為出發(fā)點(diǎn)和落腳點(diǎn), 進(jìn)一步充實(shí)完善各級黨組織和全體黨員在政治方向、政治立場(chǎng)、 政治言論、 政治行為方面必須遵守的紀律規矩。新修訂的《條例》 政治紀律部分共 28 條, 與 2018 年《條例》 相比, 增寫(xiě) 2 條, 修改 12 條。 修訂主要有:

  一是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 保障黨中央政令暢通。 完善保障黨中央政令暢通的紀律條款, 在第五十六條中增寫(xiě)對不顧黨和國家大局、搞部門(mén)或者地方保護主義行為的處分規定, 將貫徹黨中央決策部署只表態(tài)不落實(shí)行為由違反工作紀律調整到違反政治紀律。

  二是推動(dòng)完整、 準確、 全面貫徹新發(fā)展理念, 促進(jìn)高質(zhì)量發(fā)展。新增第五十七條, 充實(shí)黨員領(lǐng)導干部政績(jì)觀(guān)錯位, 違背新發(fā)展理念、背離高質(zhì)量發(fā)展要求的處分規定, 將搞勞民傷財的形象工程、政績(jì)工程行為由違反群眾紀律調整到違反政治紀律。

  三是促進(jìn)對黨忠誠老實(shí), 維護黨的團結統一。 在第五十四條增寫(xiě)搞政治攀附行為的處分規定, 并新增第五十五條, 明確對搞投機鉆營(yíng),結交政治騙子或者被政治騙子利用的, 以及充當政治騙子行為的處分規定。

  四是規范政治言行, 堅定理想信念。 針對執紀監督中發(fā)現的問(wèn)題,在第五十二條增寫(xiě)對私自閱看、 瀏覽、 收聽(tīng)有嚴重政治問(wèn)題資料, 情節嚴重行為的處分規定; 在第六十九條進(jìn)一步完善對黨員信仰宗教行為的處理處分規定, 明確對信仰宗教的黨員加強思想教育, 要求其限期改正; 在第七十條增寫(xiě)對個(gè)人搞迷信活動(dòng)行為的處分規定。

  組織紀律部分: 進(jìn)一步增強組織紀律性

  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 黨的力量來(lái)自組織, 組織能使力量倍增, 要嚴明黨的組織紀律, 增強全黨的組織紀律性。 此次修訂《條例》 , 聚焦推動(dòng)落實(shí)新時(shí)代好干部標準、 增強黨員組織觀(guān)念、 保障人才評價(jià)機制落實(shí)等方面嚴明組織紀律, 有利于推動(dòng)正確執行新時(shí)代黨的組織路線(xiàn), 從組織上保證黨的理論和路線(xiàn)方針政策、 黨中央決策部署的貫徹落實(shí)。

  新修訂的《條例》 組織紀律部分共 17 條, 與 2018 年《條例》 相比, 增寫(xiě) 2 條, 修改 7 條。 修訂主要有:

  一是推動(dòng)落實(shí)新時(shí)代好干部標準, 促進(jìn)形成能者上、 優(yōu)者獎、 庸者下、 劣者汰的良好局面。 新增第八十五條, 明確規定在推進(jìn)領(lǐng)導干部能上能下工作中搞好人主義, 存在以黨紀政務(wù)等處分規避組織調整、以組織調整代替黨紀政務(wù)等處分或者其他避重就輕作出處理行為的,視情節給予相應處分。

  二是推動(dòng)增強黨員組織觀(guān)念, 促進(jìn)不斷強化黨員意識。 在第九十一條對黨員雖經(jīng)批準因私出國( 境) 但存在超出批準范圍的行為作出處分規定( 按照有關(guān)規定因私出國( 境) 需經(jīng)組織批準的黨員, 經(jīng)批準后出現了需要改變路線(xiàn)、 期限等超出批準范圍的新情況新變化, 應及時(shí)向組織報告情況。 如果未向組織報告而擅自改變行程, 這就是違反組織紀律的行為, 情節較重的應當給予處分) 。 在第八十條新增規定, 對在黨組織紀律審查中, 依法依規負有作證義務(wù)的黨員拒絕作證或者故意提供虛假情況, 達到情節較重或者情節嚴重程度的, 給予警告、 嚴重警告直至開(kāi)除黨籍的處分。

  三是推動(dòng)服務(wù)人才強國戰略, 促進(jìn)保障人才評價(jià)機制落實(shí)。 在第八十六條增寫(xiě)對在授予學(xué)術(shù)稱(chēng)號中弄虛作假、 違規謀利行為的處分規定。 

  廉潔紀律部分: 進(jìn)一步鑄牢拒腐防變底線(xiàn)

  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 自身硬首先要自身廉, 廉, 重在自覺(jué), 貴在持久, 難在徹底。 此次修訂《條例》 , 著(zhù)眼加強對全體黨員全鏈條全周期全覆蓋的管理, 劃定黨員不可觸碰的廉潔底線(xiàn), 引導廣大黨員清白做人、 干凈做事, 拒腐蝕、 永不沾, 做到心有所戒、 行有所止。新修訂的《條例》 廉潔紀律部分共 28 條, 與 2018 年《條例》 相比, 增寫(xiě) 1 條, 修改 18 條。 修訂主要有:

  一是落實(shí)黨章要求, 充實(shí)完善對黨員干部廉潔自律的總體要求。在第九十四條第一款“黨員干部必須正確行使人民賦予的權力, 清正廉潔, 反對任何濫用職權、 謀求私利的行為” 表述中增寫(xiě)反對特權思想和特權現象。

  二是細化完善落實(shí)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的紀律保障條款, 促進(jìn)從嚴糾治“四風(fēng)” 。 在第九十八條新增第二款, 明確以講課費、 課題費、咨詢(xún)費等名義變相送禮的處分規定; 在第一百一十四條增加濫發(fā)福利的處分規定; 將第一百一十六條“違反公務(wù)接待管理規定” 修改為“違反接待管理規定” , 以涵蓋公務(wù)、 商務(wù)、 外事等各種接待; 在第一百一十八條增加違反會(huì )議活動(dòng)管理規定兜底條款; 在第一百一十九條增加未經(jīng)批準租用、 借用辦公用房行為等。

  三是完善對黨員離崗后違規從業(yè)等行為的處分規定, 進(jìn)一步強化對黨員的全周期管理。 將第一百零五條第一款關(guān)于黨員離崗后違規從業(yè)行為的適用對象, 由原來(lái)的黨員領(lǐng)導干部擴展到全體黨員; 新增第一百零六條, 明確規定離崗黨員利用原職權或者職務(wù)上的影響,為親屬和其他特定關(guān)系人從事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謀取利益的, 以及利用原職權或者職務(wù)上的影響為他人謀取利益, 本人的親屬和其他特定關(guān)系人收受對方財物的, 視情節給予相應處分。

  四是落實(shí)做廉潔齊家模范的要求, 加強對黨員領(lǐng)導干部親友相關(guān)違規行為的規制。 在第一百零四條第二款充實(shí)對領(lǐng)導干部違規為親屬經(jīng)營(yíng)名貴特產(chǎn)類(lèi)特殊資源提供幫助謀取利益的處分規定, 在第一百零七條完善對親屬違規經(jīng)商辦企業(yè)行為拒不糾正的處分規定。

  群眾紀律部分: 推動(dòng)黨員、 干部牢固樹(shù)立宗旨意識

  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 江山就是人民, 人民就是江山, 為民造福是立黨為公、 執政為民的本質(zhì)要求。 此次修訂《條例》 , 緊緊圍繞習近平總書(shū)記和黨中央關(guān)于切實(shí)維護群眾利益的重要要求, 立足著(zhù)力解決好人民群眾急難愁盼問(wèn)題, 克服脫離群眾危險, 進(jìn)一步充實(shí)完善群眾紀律要求, 推動(dòng)廣大黨員、 干部始終把群眾的安危冷暖放在心上。新修訂的《條例》 群眾紀律部分共 8 條, 與 2018 年《條例》 相比, 修改 3 條。 修訂主要是:

  一是聚焦鄉村振興領(lǐng)域的違紀行為。 在第一百二十二條中與時(shí)俱進(jìn)的將扶貧領(lǐng)域侵害群眾利益行為調整表述為鄉村振興領(lǐng)域侵害群眾利益行為, 依然作為從重或者加重處分的情形。

  二是聚焦社會(huì )救助領(lǐng)域的違紀行為。 充實(shí)在社會(huì )救助中優(yōu)親厚友、明顯有失公平行為的處分規定。

  三是針對慢作為、 假作為等損害群眾利益的違紀行為。 銜接問(wèn)責條例規定, 完善對慢作為、 假作為等損害群眾利益行為的處分規定。

  工作紀律部分: 促進(jìn)黨員、 干部擔當作為勇挑重擔

  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 全黨同志要牢記自己的第一身份是共產(chǎn)黨員,第一職責是為黨工作, 切實(shí)做到對黨忠誠、 為黨分憂(yōu)、 為黨擔責、 為黨盡責。 此次《條例》 修訂, 堅持目標導向和問(wèn)題導向相結合, 緊緊圍繞促進(jìn)黨員、 干部擔當作為、 勇挑重擔不斷完善制度, 為推動(dòng)黨的各項工作正常開(kāi)展, 實(shí)現新時(shí)代新征程黨的使命任務(wù)提供紀律保障。新修訂的《條例》 工作紀律部分共 20 條, 與 2018 年《條例》 相比, 增寫(xiě) 7 條, 修改 6 條。 修訂主要是:

  一是堅決糾治形式主義、 官僚主義。 聚焦群眾反映強烈的拍腦袋決策、 一刀切執行、 搞文山會(huì )海、 把痕跡政績(jì)等突出問(wèn)題, 在第一百三十二條中有針對性地作出處分規定。

  二是督促黨員干部勇于擔當、 積極作為。 針對一些干部滿(mǎn)足于做太平官, 遇到矛盾繞道走、 碰到難題往上交等突出問(wèn)題, 新增第一百三十一條, 對不敢斗爭、 不愿擔當, 面對重大矛盾沖突、 危機困難臨陣退縮行為的處分規定。 同時(shí), 在第一百三十條增寫(xiě)了新官不理舊賬的處分規定, 防止領(lǐng)導干部以班子換屆、 崗位調整為借口, 對遺留問(wèn)題視而不見(jiàn)、 久拖不決。

  三是促進(jìn)黨員干部履職盡責、 規范用權。 增加第一百三十九條對統計造假、 違反機構編制管理規定、 不履行信訪(fǎng)工作職責等行為的處分條款。

  四是推動(dòng)精準問(wèn)責。 增寫(xiě)了第一百三十七條濫用問(wèn)責、 問(wèn)責工作嚴重不負責任的處分規定, 有利于推動(dòng)問(wèn)責工作規范化、 精準化, 有效發(fā)揮黨內問(wèn)責的政治功能。

  五是加大對有關(guān)干預插手行為的規制力度。 增寫(xiě)對按照有關(guān)規定對干預和插手行為負有報告和登記義務(wù)的受請托人, 不按照規定報告或者登記行為的處分規定。

  生活紀律部分: 更好發(fā)揮黨員、 干部言行的示范效應

  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 生活是工作的基礎, 生活上做不到自覺(jué)自律,工作就難以做到清正廉明。 此次修訂《條例》 , 著(zhù)眼促進(jìn)廣大黨員帶頭踐行和弘揚社會(huì )主義核心價(jià)值觀(guān), 在生活紀律中充實(shí)完善了相關(guān)條款, 以更好發(fā)揮黨員干部言行對全社會(huì )的示范效應。新修訂的《條例》 生活紀律部分共 5 條, 與 2018 年《條例》 相比, 修改 2 條。 修訂主要是:

  一是在第一百五十條增寫(xiě)生活中鋪張浪費造成不良影響行為的處分規定, 引導廣大黨員崇尚簡(jiǎn)樸生活, 自覺(jué)抵制講排場(chǎng)比闊氣、 攀比炫富、 奢侈浪費等不良習氣。

  二是在第一百五十三條增寫(xiě)對違背公序良俗、 在網(wǎng)絡(luò )空間有不當言行的處分規定, 促進(jìn)黨員時(shí)時(shí)刻刻嚴格要求自己, 做到網(wǎng)上、 線(xiàn)下一個(gè)樣。